buzhang 发表于 2021-1-29 07:05:54

读小说看电影暑期轻松英语自学热点资讯

“3.8”妇女节,本人在园子里发了几句祝福语,并发了一点闲言碎语。“梅主任”在百忙之中进行了点评,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:写写园子中的姐妹。是呀,园子中的姐妹个个都值得写,兄弟们也值得写。原来也曾有过这念头,苦于文字表达能力太差,只怕语出不慎对朋友有失尊敬,所以一直也没敢言语。尽管大多数的朋友都没见面,个别的也只是看看照片而已,但在我心目中对每个人几乎都描绘有一幅肖像,并且随着从文字间对大家的了解,这一幅幅肖像也逐渐的越来越充实,越来越完整,也越来越丰满了,有时候这肖像竟然变成了大活人,和我一起谈古论今…….这时我便想:写写也无妨,大不了遭到大家的批评嘛。批评也是对我的关心和教育,还不至于把我赶出园子吧?

花开满园,先表一枝,首选梅折无疑。因为在园子里的朋友之中,唯其个性最为突出和明显。

我对梅折的了解一半是从其文章中了解的,另一半是从老板处知道的,我描绘她的素材主要来自于她的文章。我和她的第一次正面接触是在我进入园子不久的时候。我在园子里贴了一个短文,梅折回复了一下,并提出拜我为师,我着实的吓了一跳。连忙的向老板求教“梅折何许人也?”,老板回言“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”。我稍松了一口气。老板接着又说“国防大学的高才生,校花”,我才才松弛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的紧张了起来“乖乖呀,她当我的老师还差不多!”。我天生的胆小,这初次见面她就搞的我一惊一乍的,心里发毛。不过从此我便有意识的注意起她来了。

她进园子似乎没什么规律,来去不定。文章也是自贴的少,回复的多。回复文章快言快语,直截了当,甚至有时连格律也不顾了,将自己的观点、看法直端端的就说了出来,让人看了之后就能感觉到她当时的那一种痛快和潇洒。她好像谁也不怕,谁都敢说,就连大师兄大山她也敢用“黄大仙”这样的词来戏弄,戏弄我就更不在话下了。可是也就怪了,遭她戏弄人到生不起气来,反而觉得开心,也觉得她更加的可爱了。试想想,若大的一个园子,没有她冷不丁的弄出点动静来,那热闹程度可就差多了。年轻人,花花点子多,去年硬是让她给发起了一次情书比赛,她自荐当评委会主任。尽管这个主任是她自封的,但是大家都认可了。直逼的、也是诱惑的我们这些已经过了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的人又重新的燃烧了一次,只是燃烧的有点假罢了,就这,“梅主任”还是不依不饶的,非得问我有网恋吗?我无奈,硬是憋出了一篇“我老实交代”方才解脱了。

我没见过梅折,连照片也没见过,也没有通过电话,就是直接的聊天也没有,但我却慢慢的了解了她,熟悉了她,也喜欢上了她--------多可爱的一个丫头呀。一个活泼的,开朗的,说话不加拐弯的,态度鲜明的,来去不定的,有活力的,有激情的,可爱的女孩子呀。我猜想,她也应该是一个漂亮的,有远大前途的女孩子。可以想象出来她穿着一身迷彩装的那种军人特有的豪爽、干练和潇洒的劲头来。先不说她打枪、放炮的水平如何,单就她这“势”,估计拉登来和她过招心里也会暗暗的发毛:“好家伙,这丫头的势咋就比我扎的还牢呢?”。

她的情书写的很感人,她的浩长的很帅,她的个性很开朗,她的观点很直率,她的气质很“杀”人,她的前途很远大。据说她今年要上研了,那以后在园子里见她的机会可能就少多了,估计以后见她要到中央军委去才行。好家伙,那门岗一层一层就像包粽子似的,进的去吗?那时侯她还认得园子里的人吗?还是拉倒吧,别打搅领导啦,也免得给“梅主任”丢人呀。

梅主任,走的时候给大家打声招呼,大家好给你送行呀,好吗?

(梅主任,我说你说完了,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,本人无什么长处,然心胸并不狭窄,有话尽管的说,也好让我有进步的机会呀。OK ?)

  

  

秦砖汉瓦丑石癸未春闲言碎语于长安

  

“3.8”妇女节,本人在园子里发了几句祝福语,并发了一点闲言碎语。“梅主任”在百忙之中进行了点评,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:写写园子中的姐妹。是呀,园子中的姐妹个个都值得写,兄弟们也值得写。原来也曾有过这念头,苦于文字表达能力太差,只怕语出不慎对朋友有失尊敬,所以一直也没敢言语。尽管大多数的朋友都没见面,个别的也只是看看照片而已,但在我心目中对每个人几乎都描绘有一幅肖像,并且随着从文字间对大家的了解,这一幅幅肖像也逐渐的越来越充实,越来越完整,也越来越丰满了,有时候这肖像竟然变成了大活人,和我一起谈古论今…….这时我便想:写写也无妨,大不了遭到大家的批评嘛。批评也是对我的关心和教育,还不至于把我赶出园子吧?
花开满园,先表一枝,首选梅折无疑。因为在园子里的朋友之中,唯其个性最为突出和明显。
我对梅折的了解一半是从其文章中了解的,另一半是从老板处知道的,我描绘她的素材主要来自于她的文章。我和她的第一次正面接触是在我进入园子不久的时候。我在园子里贴了一个短文,梅折回复了一下,并提出拜我为师,我着实的吓了一跳。连忙的向老板求教“梅折何许人也?”,老板回言“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”。我稍松了一口气。老板接着又说“国防大学的高才生,校花”,我才才松弛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的紧张了起来“乖乖呀,她当我的老师还差不多!”。我天生的胆小,这初次见面她就搞的我一惊一乍的,心里发毛。不过从此我便有意识的注意起她来了。
她进园子似乎没什么规律,来去不定。文章也是自贴的少,回复的多。回复文章快言快语,直截了当,甚至有时连格律也不顾了,将自己的观点、看法直端端的就说了出来,让人看了之后就能感觉到她当时的那一种痛快和潇洒。她好像谁也不怕,谁都敢说,就连大师兄大山她也敢用“黄大仙”这样的词来戏弄,戏弄我就更不在话下了。可是也就怪了,遭她戏弄人到生不起气来,反而觉得开心,也觉得她更加的可爱了。试想想,若大的一个园子,没有她冷不丁的弄出点动静来,那热闹程度可就差多了。年轻人,花花点子多,去年硬是让她给发起了一次情书比赛,她自荐当评委会主任。尽管这个主任是她自封的,但是大家都认可了。直逼的、也是诱惑的我们这些已经过了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的人又重新的燃烧了一次,只是燃烧的有点假罢了,就这,“梅主任”还是不依不饶的,非得问我有网恋吗?我无奈,硬是憋出了一篇“我老实交代”方才解脱了。
我没见过梅折,连照片也没见过,也没有通过电话,就是直接的聊天也没有,但我却慢慢的了解了她,熟悉了她,也喜欢上了她--------多可爱的一个丫头呀。一个活泼的,开朗的,说话不加拐弯的,态度鲜明的,来去不定的,有活力的,有激情的,可爱的女孩子呀。我猜想,她也应该是一个漂亮的,有远大前途的女孩子。可以想象出来她穿着一身迷彩装的那种军人特有的豪爽、干练和潇洒的劲头来。先不说她打枪、放炮的水平如何,单就她这“势”,估计拉登来和她过招心里也会暗暗的发毛:“好家伙,这丫头的势咋就比我扎的还牢呢?”。
她的情书写的很感人,她的浩长的很帅,她的个性很开朗,她的观点很直率,她的气质很“杀”人,她的前途很远大。据说她今年要上研了,那以后在园子里见她的机会可能就少多了,估计以后见她要到中央军委去才行。好家伙,那门岗一层一层就像包粽子似的,进的去吗?那时侯她还认得园子里的人吗?还是拉倒吧,别打搅领导啦,也免得给“梅主任”丢人呀。
梅主任,走的时候给大家打声招呼,大家好给你送行呀,好吗?
(梅主任,我说你说完了,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,本人无什么长处,然心胸并不狭窄,有话尽管的说,也好让我有进步的机会呀。OK ?)


北京国际痤疮医院秦砖汉瓦丑石癸未春闲言碎语于长安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读小说看电影暑期轻松英语自学热点资讯